您的位置  手机品牌  品牌评测

巴渝志|丰都瓢画:最神秘的一张“鬼脸”

丰都县素以“鬼城”闻名,林木苍翠的大山之上,牛鬼蛇神齐聚一堂,让这座千年“鬼城”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鬼神文化催生出了独特的艺术——鬼城瓢画,这个曾一度被视为辟邪圣物的特色手工艺品,在1994年被文化部评为“中国民间艺术一绝”。

鬼国幽都的辟邪圣物

“咚咚咚”,锣鼓作响。领队带着两队人马作揖打躬,边走边唱,小鬼喽啰则东张西望,顶着高帽吐着长舌的黑白无常紧随其后,搜寻着那些“气数将尽”的阳间人,准备将之带回“阴曹地府”……这幕场景便是丰都鬼城在1987年举办的第一届庙会盛况。无数“散香客”踏进鬼城之门,三大步跨过“奈何桥”,穿过“地狱”,拜见“阎王”……直到重归“还阳路”,一段让人不寒而栗的旅程才算结束。   

除却这些诡异的场景,庙会上还有一个物品引得游人驻足围观——那是一个个画着夸张怪异鬼脸的木瓢,这便是丰都鬼城瓢画第一次被世人所知。   

谈及鬼城瓢画,首先还是要回到丰都的鬼文化上。

丰都又被誉为“鬼国幽都”,古为“巴子别都”,东汉和帝永元二年置县,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据魏晋时《度人往》记载,丰都坐落在六天青河旁,有三公九府鬼帝坐镇在此,统领亿万鬼神。因此,丰都历来被当作人类亡灵的归属地,其中也承载着人们对灵魂不灭的念想。   

鬼城瓢画便在此背景下诞生,它作为丰都鬼文化的其中之一,浓缩了“人间”、“天堂”、“地狱”等元素,使人产生无限的想象。在当地,人们会将这种瓢画悬挂家中以避免“游魂野鬼”的骚扰。   

与川东地区的瓢画相比,鬼城瓢画可算自成一派。木瓢上顺着纹理绘制出奇异夸张的鬼神脸谱,用色大胆斑斓,构图不拘一格。根据绘画内容被分为吞口、财神、钟馗等。其中最为人称道的便是“吞口”瓢画。吞口是民间艺坛面具的变异,不过在木瓢上画的可是狰狞的鬼怪,豹眼怒视、龇牙咧嘴、犬齿突出、血口洞开,好似能吞掉一切灾祸和妖魔鬼怪,以此来保佑民间风调雨顺。   

鬼城瓢画虽存在的时间不长,但在当地人心中,因为它浓缩了鬼城近千年的“神鬼”文化,所以有着不可取代的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鬼城瓢画既不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也不是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却在1994年被文化部评为 “中国民间艺术一绝”,从而名震四方。  

木瓢上的第一张“鬼脸”

丰都这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用一种富有想象力和人情味的方式,为整个人类编织了一个关于鬼神和几世轮回的神话世界。而作为鬼城瓢画的创始人,雷雨风的第一张鬼脸瓢画,却为丰都人创造了另一种精神寄托。   

雷雨风出生于丰都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从记事起,母亲给他讲的都是鬼神故事。在当时“鬼风”浓郁的丰都,这些鬼故事内容大多是些鬼神传说,以及神明除暴安良之类,而雷雨风也是百听不厌,认为这些故事可以寄托人生的美好愿望。   

13岁时,雷雨风开始学习画画,画纸笔端上尽是普度众生的菩萨、惩恶扬善的钟馗等。从小对绘画的热爱,使得雷雨风入伍后有缘进入西南美专进修,为他以后的绘画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上个世纪60、70年代,已是丰都县文化馆干事的雷雨风,由于历史原因,搁置了爱不释手的“鬼画”,转而创作了《生命与赞歌》《家》《细雨纱》等一系列表现川东地区民俗风情的油画。在很多人眼中,雷雨风是丰都美术的奠基人,早年从丰都出去的美术名人大多都是他的学生。   

1988年,退休后的雷雨风生活闲散下来,再一次琢磨着重新拾起早年钟情的“鬼画”。随着丰都鬼城景区名气越来越大,丰都鬼文化犹如谜一般吸引着全世界的游人前来观看。此时的雷雨风想,为何不能将这种鬼文化用画笔用另一种形式表现出来呢?   

于是雷雨风开始背着画板,深入农家、山寨庭园收集“鬼画”素材,开始构思鬼脸谱。山野中形神各异的动物、植物都成了雷雨风鬼怪创作的蓝本,加上自己的想象和渲染,一张张神态各异的鬼脸谱便被创作了出来。   

那时,川东地区一直都有瓢画这种民间工艺品。雷雨风思索再三,觉得木瓢的形式可以借鉴。于是找来木头,在上面开始画鬼神脸谱。雷雨风的生活重心完全放在了瓢画的创作上,每每创作一幅画都会拿到人群聚集的公园展示,耐心听取人们对鬼脸瓢画的意见。雷雨风笔下的鬼脸谱不同于川剧和京剧等戏曲脸谱,而是结合有力的线条与大块相间的色彩,既保持了民间绘画的特点,又展现了现代艺术的神韵。   

也许会消失的艺术珍品

2009年雷雨风去世,作别了钟情一生的“鬼画”,留下了这些造型古朴粗狂的木瓢,仿佛在向世人诉说着一个个玄幻而久远的故事。   

“以前游客来鬼城,一定会来看看父亲的鬼脸瓢画。尤其是老外,他们觉得这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雷雨风的小儿子、鬼脸瓢画目前唯一的传人雷晓斌告诉本刊记者,父亲一生中创作的鬼脸瓢画达4000多件,其中找不出相同的两张脸谱。

在丰都景区这家八十平方米的店铺内,墙上挂满了鬼城瓢画,其中有一幅是雷晓斌最为骄傲的得意之作:“记得是2004年,一个香港人出价十万希望购买父亲耗时一个月制作完成的这幅‘牛头马面’瓢画,但父亲舍不得卖掉这件最心爱的作品。”   

如今,这个二十年前便存在的小店辉煌已不如往昔。随着雷雨风的去世,小店生意也慢慢冷清下来。现在由47岁的雷晓斌悉心打理着,店内雷雨风创作的鬼脸瓢画都仅用作观赏,而不再对外销售,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镇店之宝”。   

在丰都文化馆的家属大院里,缕缕青烟伴随着劈啪声窜上空中,院子的一角,雷晓斌半蹲着往火堆里添加柏树枝桠,“把这些烧成灰烬,再用水泡上一整晚,便是瓢画必不可少的颜料——扬尘。”雷晓斌干活之余向本刊记者透露,只有将传统的扬尘与朱砂搭配才能最好的表现出瓢画里凶神恶煞的神态。   

鬼城瓢画的制作完全是靠纯手工。找到柏木、桃木等一类的木头,先由木匠粗加工,然后雷晓斌按照图纸改造出木瓢的模样,再用砂纸打磨光滑,之后用皂角叶烟熏木瓢,使其不易生虫腐蚀。烟熏后的木瓢需要再次用砂纸打磨,完后才开始按照木瓢的纹理作画,最后一定要喷漆以便保护瓢画的色彩。   

一件看似普通的半勺鬼脸瓢画,从挖瓢、打磨到构思、成形,几十道工序下来,至少也得三五天时间。在从小就开始学习瓢画的雷晓斌脑海里,这一套父亲手把手传授的技艺,是他一生都无法弄错的事。雷晓斌如今创作的鬼脸瓢画,继承了父亲雷雨风的大气与多样,在他的笔下,除了凶恶的吞口,还有慈眉善目的财神、红脸关公以及眉飞色舞的喜鬼等。但他却谦虚地认为自己的作品比之父亲还相差甚远,比如瓢画上鬼脸的神韵描绘,这都是需要学习的地方。   

但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是鬼城瓢画越来越少有人问津,这一民间艺术瑰宝遭遇着无人传承的尴尬。在丰都,只有雷晓斌一人还在坚持创作鬼城瓢画,这一现状昭示着鬼城瓢画或将走上没落。   

在感叹鬼城瓢画后继无人时,雷晓斌给本刊记者讲了个故事:他曾经将瓢画的绘画步骤与颜料一一详解,并亲手指点,然而没人如愿完成瓢画。木瓢上简单的纹理在普通人眼中很难生出鬼神形象,如果不了解丰都鬼神文化,一味地简单模仿,根本体现不出鬼脸瓢画的神韵。那期间也有人陆续向雷晓斌拜师学艺,但最后都半途放弃。   

如今,守着父亲留下来的艺术珍品,在自己的店铺内,雷晓斌仍然保持着作画的热情,只不过他的身影多少显得孤独而寂寞。

【免责声明】客户端未标有“来源:-重庆晨报”或“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上游。

97搞av http://www.xinzhiliao.com/rq/ertong/29261.html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民生景气行业,能源走私商,腾讯游戏发布会,
  • 编辑:孙世莉
  • 相关文章